科幻的十三个关键词
分类  : 中文文献
作者  : 韩松
来源  : 《科普创作》
卷   : 2019年第四期
发表时间: 2019.   
发布人 : SFT


摘要:


正文:
科幻的十三个关键词
韩松

  韩松,科幻作家。现任新华社对外新闻编辑部副主任兼中央新闻采访中心副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理事。代表作品有《宇宙墓碑》《再生砖》等。最新长篇作品《医院》三部曲被称作“新时代反乌托邦的里程碑”。
  
  一、高概念
  第一个关键词是“高概念”。一个科幻作品好不好,要看它里面有没有涉及“高概念”。
  科幻作品中往往有一个核心的理念,它有时超越了纯文学。在纯文学中我们把生活中的事以文学的手法描写出来就可以,但是在科幻作品中一般需要提出一个抽象的哲学理论并对它进行讨论。世界上第一部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又名《科学怪人》)出版于1818年,后被拍成了电影。小说描写的是一位科学家制造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与一般的人不一样,他是用尸体拼起来的人。在这部小说中,就提出了一个一直延续到今天的科幻命题:我们能不能造出和我们一样的人。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我们不需要用尸体来造人,而是通过人工智能造出机器人。在《弗兰肯斯坦》中,这个被科学家造出来的人想要反叛科学家,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个他这样的人,这使他感到自卑,他请求科学家为他造一个伴侣——一个女人出来,可是科学家却拒绝了。这就提出了一个哲学命题:我们自己可不可以做造物主,可不可以造出与我们一样的人?现在世界上的人会不会是一个更高级的造物主创造出来的?这个被造出来的人会不会反抗他的造物主,最后毁灭这个造物主?在这部小说中造物主被毁灭了——这个被科学家造出的人把科学家和他的妻子都杀了。之后出现的终结者毁灭人类的题材,实际就是这个主题的延伸。这部小说提出了另一个科幻中的命题:两性关系。这一直是科幻小说中争论不休的命题,同时也是一个高概念,它探讨的是未来的两性关系应该如何发展。女科幻作家勒古恩在《黑暗的左手》中也探讨过这个命题。她认为今后人与人之间不会存在两性关系,并且今后的世界上只有一种人,这种人的性别会在不同的季节变换,还能与自身的另一个性别产生爱恋的关系,这就打破了二分法。科幻就有这样一种魅力,它始终在讨论一种未来的概念性的东西。
  电影《黑客帝国》也提出了一个核心命题。这部电影的观影效果极佳,但它最核心的是概念性的东西,它所探讨的命题是:存在到底是什么,我们的世界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电影中,所有人都生活在计算机制造出来的虚拟空间,但他们意识不到。而当他们意识到时,就开始探究真相,进行反抗。这是一个很哲学化的命题。还有不少科幻,如《银河系搭便车指南》,探讨了宇宙和生命的本质问题,得出的结论很出人意料。
  评判什么是好的科幻,要看它有没有对存在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它是一个形而上的东西。实际上就像康德所说:“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科幻的魅力就在这个地方体现出来了。但在不少科幻作品中没有写出这个东西,因此它们显得一般。我们要知道,科幻小说是一种类型文学、通俗文学,但也是一种严肃的文学。
  二、狂想
  第二个关键词是“狂想”。科幻有时候也被称为点子文学。
  阿西莫夫的小说《日暮》,有一个很疯狂的设想:世界上有一个外星球,太阳系中有六个太阳,它们轮流值班,世界上很难再看到夜晚,只有六个太阳运行周期恰好相同时,也就是要过2049年才能有一次夜晚。多少代人生生死死地过去,都没有夜晚的概念。所以在夜晚降临时,星球上的人都疯了。这是非常离奇的状况,一个悲惨的故事。
  慈欣的《流浪地球》。还有一名年轻的作家滕野也写太阳,他的作品是《黑色黎明》,写的是一位物理学家研制出了能够反射一切电磁辐射的“白体”,并向国际垄断企业提议,用其在太空建造巨大的反射镜列,垄断太阳光。这样通过利用资本和技术,垄断公司战胜了国家机器,控制了全球。还有彩虹之门写的《地球纪元之太阳危机》,写了一种人造生命从实验室中逃到了太阳,造成太阳的亮度下降,地球上所有的人不得不迁移到赤道上居住。刘慈欣还写过一部长篇小说《中国2185》,在这个故事中,我们的

  试阅到此结束,如需查看全部内容请购买正版文献。


分数:0 / 人数:0

 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