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息传真机
分类  : 中文原著
作者  : 杨冬成
翻译  : 
出处  : 《科幻世界》1996年第10期
发表时间: 1996.10.
发布人 : SFT

备注:

    作者小传
  杨冬成,1994年毕业于武汉水利电力大学建筑工程系,现就职于一家国有商业银行。好读书,不求甚解,所涉博而不精。对威尔斯的科幻小说推崇备至,以至于用他来命名自己小说中的主人公。以为科学技术不能获得商界的支持而形成生产力是科技的不幸,而商界不主动扶持科技造福社会更是商界的损失。
  必须指出,像小说中“我”那样大腹便便的短视的银行家在现实中并不多见。真正的银行家是这样的,他们具有良好的专业素养,高度的智慧和敏锐的目光,这是“我”望尘莫及的。



正文:
全息传真机
1996 第10期  - 每期一星
杨冬成

    (一)
  帝国银行大厦是全纽约——甚至可能是全世界最高大、最豪华的建筑。即使在摩天大厦鳞次栉比的曼哈顿商业区,它也显得鹤立鸡群。在驶向纽约港的船只上的乘客眼里,它是最先出现在地平线上的建筑,已经取代了自由女神像而成了纽约的象征。
  与气势恢弘的帝国银行大厦相匹配的,是帝国银行超级金融帝国般的实力。其实,在二十一世纪五十年代的今天,计算机通讯网络的普及已使得银行的触角伸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从非洲贫穷的小镇街头到联合国总部,高度的自动化的信息传输已经使雄伟的银行大厦和宽敞的营业大厅成为历史,但帝国银行的总裁坚持认为,豪华到奢侈程度的银行大厦本身就是银行雄厚的资本实力的象征。
    (二)
  我满意地坐在自己宽敞而豪华的办公室里,透过玻璃幕墙俯瞰都市的街景。我喜欢这样做,它使我体会到一种成就感。我两手空空地从大学校园里迈进这个波谲云诡的社会,不到十年就坐在了全世界最大的银行副总裁的位置上,我有理由拥有这样的成就感。
  几下敲门声打断了我的遐想。
  “请进!”我有些不快。是哪个冒失鬼事先没有预约就闯到我的办公室?
  “你好。”
  门前的人彬彬有礼地摘下帽子,向我伸出手来。
  “我想,你已经认不出我了吧,银行家?”他着意强调了“银行家”三个字,这使他轻快的语气中透出几分讥诮。
  我握住他伸过来的手,不失礼貌地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他有一双修长的手,手指纤细而冰凉,仿佛钢琴家。他面色苍白,身材高挑瘦削,只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透出坚定的目光。我的大脑飞快地检索着我所认识的各界人士,但我实在想不起来。我的社交范围虽广,但与大部分人只是一面之交,往往是互换名片后泛泛交谈几句就各自东西。不过,眼前的这个分明十分面熟,他是——
  “威尔斯。请原谅乔治·威尔斯的冒昧打扰。”
  噢!原来是他。威尔斯是我大学时代的一位同学,而且无疑是最有天才的一个。当然,除了我之外。
  秘书小姐端来咖啡。
  “那么,最近在从事什么研究呢?”一阵寒暄过后,我进入正题。威尔斯绝不会仅仅为了礼仪而花费他宝贵的时间来拜访一位旧同学的。
  “我嘛,还说不上它的确切名称,不过我想可以叫它——呃——‘全息传真机’。”威尔斯双手比划着,寻找着恰当的字眼儿。
  “传真机?”我奇怪地问他,“那还能有什么好研究的呢?它已经过时了,早就被电脑通讯淘汰了。你不会还在这上面浪费你的宝贵时间吧。”
  “不,不是那种传真机,我只不过是套用一个人们比较熟悉的词儿。”威尔斯放下手中的咖啡,认真地说,“让我们从头说起吧。你知道,一种物质之所以区别于其它物质,无非是其基本粒子排列组合的方式与其它物质不同。”
  “等一等!”我插言道,“我想你漏了点什么。黄金之所以不同于白银,乃是组成它们的材料不同。”在大学里,我和他经常发生这样的争论。他是爱尔兰人的后裔,父母双亡,无亲无故,仅靠奖学金维持生活。那时,他全身心地投入了爱因斯坦、维纳、申农①的著作,而我却专注于亚当·斯密、凯恩斯和萨缪尔森②。
  “我认为这和我所说的并不矛盾。”威尔斯飞快地说,“从更深入的层次看,金原子之所以不同于银原子,仅仅是由于前者由79个质子和同样数目的电子,以及117个中子构成,而后者只要47个质子和电子,加上78个中子。此外,就是基本粒子排列组合的方式。看来,你还需要在这上面花费一点儿宝贵的时间。”他的话里又有了讥诮的味儿。
  我有点儿难为情。毕竟,让人教授这样的物理常识,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好吧,但那又怎么样呢?”我硬着头皮问下去。
  “不怎么样。如果我能把构成原子的这些基本粒子,按照新的方式,比方说像金原子那样重新排列组合起来,我就得到了黄金。”他平静地说。
  “也许吧。不过你知道用你的现代炼金术制造出一个金原子需要耗费价值多少盎司的黄金吗?”我在大学时,虽然物理学得不好,但也略知通过粒子加速器轰击原子可以使之转变为其它物质,不过这在商业上是不可行的。
  “我来这里不是跟你谈论什么炼金术的。”他严肃起来,面有愠色,“我要做的绝不是把原子拆碎再把它们装配起来。这里需要的仅仅是信息。”
  “好吧,我收回前面的话。”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我感到有点好笑,“不过,这与信息会有什么关系呢?”
  “我所说的信息,并非仅仅意味着你所关心的华尔街股票指数、外汇市场上的外汇牌价之类的狭隘的消息。”他看了我一眼,显然,他还有些不快,“信息是物质的结构和组成方式。重复一遍,一种物质之所以区别于其它物质,无非是其所固有的信息不同。一个氢原子由一个质子和绕着它运动的电子构成,这就是氢原子的信息,当然,还不是全部。如果它们按照新的方式——比方说金原子的方式——排列组合起来,它们就成了黄金。你和我的不同,并不是因为我的体重是120磅,而你——”他打量了一眼沙发上我大腹便便的身体,“是220磅,更重要的是那些粒子的排列组合方式。这就是信息。”
  试阅到此结束,如需查看全部内容请购买正版文献。


分数:0 / 人数:0

 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