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捉老鼠的游戏
分类  : 中文原著
作者  : 陈兰
翻译  : 
出处  : 《科幻世界》1997年第9期
发表时间: 1997. 9.
发布人 : SFT

备注:

  作者小传
  陈兰,女,1976年5月8日幸运降临在四川内江有一位善良贤惠的母亲和一位聪明幽默的父亲的家庭。在重庆长大,自然染上了爱吃火锅的”毛病“。从小学开始沉醉于各种”神秘现象“,中学时深受科幻小说影响,一直梦想做一名天文学家,将自己融于宇宙繁星之中。高考时又突然被”信息高速公路“所诱惑,于是上了北京邮电大学读电信。因热爱科幻,爱看漫画,常常被朋友讥为”长不大“。
  当被电路与数字信号埋得几乎憋气时,就跑到图书馆与他人争抢《科幻世界》阅读。此真乃一大乐事!
  感谢科幻,给了我广阔的世界与奇丽的幻想。现实的世界有时未免单调,而幻想的世界却魅力无穷。



正文:
猫捉老鼠的游戏
陈兰

  一切似乎是从我的大学时代开始的。从那个时候起,它们就已经在悄悄注意这个世界了。
  大学时我们常玩的游戏是“猫捉老鼠”。老鼠当然是我们,猫呢,是一位表情古板(甚至有些凶神恶煞)、穿着白大褂警惕四顾的老太太——准确的说,是机房里值班的老太太,似乎她唯一的任务就是捉拿我们。每当我们在机房里玩游戏玩得最投入时,猛听得一声冷得彻骨的喝斥从身后传来:“你,是哪个班的?”我们只有自叹晦气,将目光从美丽诱人的屏幕上收回,迅速在脸上挤出一副诚惶诚恐、老实巴交的表情,垂着头跟着白大褂的背影到值班室接受惩罚,身后必定是满屋子同情与幸灾乐祸交织的目光。
  “适者生存”,达尔文的话真是真理。“猫与老鼠”的斗争在双方机智的较量下逐渐进化,“老鼠们”更加狡猾,而“猫”则越发机敏。尽管我们制造了各种玩弄技巧的小软件来掩盖我们游戏的画面,但“猫”也换上了走路轻盈的软底布鞋,常在我们游戏正酣时悄然偷袭,立时来个“人赃俱获”,于是我们几乎全都上了她的黑名单。
  终于,划时代的革命来到了。天才的阿听力挽狂澜,成了我们的领袖。
  阿昕对网络游戏的痴迷不亚于我们任何一个人,但他从未被“猫”逮住,这得益于他反应的敏锐与非凡的才华。眼看大批的弟兄被无情地扫荡,阿昕于心不忍,向我们伸出了救援的手。
  对付“猫”的无声行动最好的办法是让她有声,于是,每次当我们准备在机房的网上大干一场时,我们每个人都戴着一副经阿昕加工的耳塞。“猫”肯定怀疑我们在机房玩机子时还有雅兴听音乐,但她绝对料不到我们是在留心她的足音。原因很简单,每当我们在值班室用学生证换每台计算机的钥匙盘时,总有一个人会不慎将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他在俯下身去拾取之际,悄悄将一个直径只有几毫米的与“猫”软底布鞋颜色浑然一体的小颗粒粘在她的鞋上。这个小颗粒是阿昕的杰作,是一个信号发生器,当然,只在一定范围内才有效。所以,每当“猫”自以为是悄无声息地在各个机房巡视,看到的总是“老鼠”们很乖地在编程序或对一些奇怪的符号苦思冥想,“猫”也就满脸疑惑和怅惘,嘀咕着走开了。我们自然对阿昕的相助感激不已。
  不料,“猫”的许久未变的黑名单上终于增添了一个新成员——阿昕居然没能幸免。
  那天,我们戴着耳塞在机房聚精会神地进入游戏所营造的神秘世界,警报蓦然响起——“猫”又开始偷袭了。机房里立刻响起一片忙碌的按键声,我们匆忙用一些屏幕保护软件将游戏的画面抹去,代之以编程界面,期待看到“猫”又一次失望的眼神。然而,那恍若隔世的喝声再度响起:“你,是哪个班的?”那喝声有着抑制不住的欢快。我们惊讶地发现倒霉蛋竟然是阿昕,只见他的目光仍定定地停在屏幕上,一脸惊讶,仿佛被什么深深吸引住了,而那屏幕却是精致的游戏画面!待“猫”重复了一遍她的口头禅,阿昕才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意识到自己成了俘虏。
  回到寝室,阿昕的眼神仍是一片迷离,他喃喃地说:“真是奇怪,我今天在游戏里碰见一个新的……生物。”
  “真的?”我扬起了眉,“‘龙之谜’我们已经玩过三遍了,难道还有没发掘的新天地吗?”
  “那个生物,或者说是人,不是游戏里的,它只是远远地跟着我,仿佛在默默地观察,而不参与。”阿昕似乎才缓过神来,兴奋地说,“我一直觉得有人在跟着我,可是每次到处看,什么都没有。你知道,通过那座古

  试阅到此结束,如需查看全部内容请购买正版文献。


分数:0 / 人数:0

 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