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罗算法(节选)
分类  : 中文原著
作者  : 陈楸帆
翻译  : 
出处  : 《花城》2021年第3期
发表时间: 2021.   
发布人 : SFT

备注:



正文:
阎罗算法(节选)
陈楸帆

  安琦最近心烦意乱,像是人生走到了一个交通灯坏掉乱闪的十字路口,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迈出步子。
  跟那个苍蝇般招人烦的追求者无关,吴宝骏吃了几次瘪后,似乎又把目标转移到新加入学生会的小师妹身上。这让安琦松了一大口气。
  她是幸运的,作为一名中山大学医学院临床专业本博八年连读的学生,已经读到第六年,还有两年就可以拿到博士学位,导师李成浩又是领域里的大牛,进任何一个大医院照理都不成问题,论烦心怎么也轮不到她。但她又是不幸的,这份不幸不单属于她一个人,而是整整一批临床专业的学生都在哀号。就当他们在课堂、实验室、实习单位之间疲于奔命地积学分、发论文、攒经验值时,一场无声的变革像黄梅天的潮闷之气,已经悄然降临在整个医院系统。
  今年的对口实习机会异乎寻常地少,许多医疗机构已经缩减,甚至停止招收实习生,安琦也是托了李老师的人脉才在汕头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门诊部勉强挤了个位置。
  跟她小时候印象中的门诊部完全不同,如今大部分头疼脑热的轻微病症患者都可以足不出户,通过移动端设备进行体温、体表、瞳孔、脉搏、血压等基础数据的采集,上传到云端平台由AI算法进行初步诊断,直接给出诊疗方案,10分钟内药物就到家了,根本用不着上门诊。所以也没有了以前那种人山人海的壮观场面。
  只有那些“云端”无法解决的疑难杂症患者才会“肉身”看病。推行了多年的医疗大数据计划打通了以往医院之间的信息壁垒,让所有病人的历史数据都能流通起来,去训练出更聪明、更精确、更高效的AI诊疗算法模型,已经远远超出了人类医生所能达到的专业水平。只是因为伦理道德和法律问责的理由,立法机构将AI定位为辅助诊疗工具,最后决策者还是人类医生。大部分的医生虽然拥有最后的抉择权,但是都不敢轻易推翻AI的诊断。
  万一人类错了呢?医闹可是在哪个时代都惹不起的杠头。领导说,就让他们去砸机器好了。于是门诊部总会摆着几台看起来很贵其实只是花壳子的便宜货,供家属泄愤。
  久而久之,世道真的变了,人类真的沦为帮机器打下

  试阅到此结束,如需查看全部内容请购买正版文献。


分数:0 / 人数:0

 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