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驾控
分类  : 中文原著
作者  : 未末
翻译  : 
出处  : 《科幻世界》2019年11期
发表时间: 2019.11.
发布人 : SFT

备注:



正文:
无人驾控
未末
言午 图

  从天空下来一道界限,日落的橙色压抑着北海道。

  被告陈述一

  我敞开玻璃项颚,吃下一个身长1.65米的食物,四肢圆润,分量恰到好处。它散发幽香,却有恶心的因子——蛋白芳香烃、酒精、水杨酸甲酯。感受器鉴别着有无危险成分,我要把食物吞下去,首先考虑的是自身安全。
  这是我今天最后一趟,我的食物从我带褶子的项颚进入,来到腹部的第三排第四行,那里,我具有完好的味蕾,用于承接食物的一切体征。当然我无法选择它在哪里落座,我能做的就是等待舌头被触碰的微妙体验。
  一股温热袭来,我的舌苔被潮湿微甜的食物包裹,就像横滨的糯米丸子那般令人忍不住要吞咽并消化它,但是我不能消化——工程师没有考虑让我获得这一终极快感的可能性,它以食物的立场裁决永生剥夺我这一功能。
  快感来自于内饰中镶嵌的各种感受器,我的腔体可以容纳45块食物,这是我的标准食量,如果在午餐下班时间段非要吃得过饱,我也甘于忍受腹胀的困扰。
  我给这里唯一的食物开灯,播放和它气质相同的车载音乐——矶村由纪子《风居住的街道》,那段波普渲染了我的内部拓扑结构,它们称为忧伤的情绪以二进制的形式被我确切地感知。
  我依旧贪恋着食物,它蠕动了大腿,交叉在我座位的舌尖末端,我舔舐着它迷人的腘窝,汗液的味道,就像虾仁撒了一层椒盐,麻麻的,一段电流促使我的舌头本能地释放液体,并用气息烘干。
  我给每一块进入我腔体的食物都加上命名,它应该称为咸味巧克力包裹的薄荷糖。
  它又把肩胛骨和后脊椎安放在我座位的咽喉部位摩挲着,令我发痒,我想起了某种暧昧不清的冲动,我想要吞咽这块诱人的食物,但我没有食道。
  也许还是本能的驱使吧,我软腭的四颗凸起自由地运动起来,按摩它舒服的穴位,我也从中感受着它时软时硬的背部,双重的舒适,这得益于我舌头特质的人工皮质表层,和下面安设的数以百万计的感受触发节点。
  我想和食物说话,可我只能沉默,我们的交流不可能在同一个频道之中,它掌握声音的空气传播,我则抗拒着电阻,利用二进制交流。我想快点知道有关于它的一切信息,结合食物还未消散的美味,我能综合算出最优化的身体反应机制,和食物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
  我想起了我的同代亲属们,他们在其他线路服役,吞吐着其他领域的食物。有些代亲告诉我,他们每天的食物吞吐量在100吨上下,那里食物流动最旺盛,是日本最嘈杂的都市。当然也因为流动量大的原因,他们都没有细微地感受过食物本质的美,而只是一饱空腹,囫囵吞枣。
  日本的现代化进程加速了生活的节奏,那如传统寿司一般的精致食物早已消散不见,有的只是快餐式的粗俗,我在北海道感受的这些都是日本最后的优美。
  于是我借着晚班的闲暇惬意,给我唯一的食物残渣播放下一首歌曲。

  被告陈述二

  它的手机告诉我它预计在名寄下车,当中经历五个站台,我需要等待它通过我的连接声明,我想获得这个食物的信息,它的个人身份信息、喜好、电子购物车信息,以及它扎人肚子的高跟鞋的品牌名称。
  我肚子里的多维度摄像机开启,与警务厅的终端实时联网,但我也能截获其中的信息流,满足我的好奇心。我喜欢窥视食物在肚子中的流动,它们那么柔软脆弱,我想痛快地咀嚼它们,像碾压地上的虫子一般,但是,我没有牙齿,我被设计成一个吞咽的怪兽,却没有撕咬的利器。
  关于它们极其易碎的经验来自一场不经意的碰撞。出厂第三年,我还在京都闹市服役,我正常地行使在右车道,京都大雾蒙蔽了我右侧的视觉系统。我无法分清楚运动物体的模式,卷积神经元似乎有些错乱,于是我碾压到了一块食物,它放声尖叫,它的腿像奶酪一般摊平,好像番茄果冻的液体渗出,我无法得知那些物质的各项指标,我只能说我从此认识到那些食物内部是有馅的,和它们的皮肤绝非同样质地的东西。
  我很想舔舐那个车前的食物残渣,但是我的舌头被设计在腔体内部,这是设计者的失误。
  这件事情之后,我被调到北海道一个失落的工业基地附近的郊区工作,落差很大,因为食物明显减少,我只能面对有限的食物去填补无限的食欲。最开始的一段时间,我只有懊悔,但是慢慢地我学会了适应,学会了尽可能地品尝有限食物的乐趣。
  我再次品尝我已经吞下去的这块糖果,它给我制造的微弱电流弥散开来,并且恰在此时,它开启了验证,有关它的数据流陆续抵达我的管理区。
  它是食物中的女性成分,据我的经验,这类食物多半甜腻,少许可能略带苦味且口感柴涩。北海道的夏天让它们的体液分泌加快,那种味道就更加四溢。
  它们这些食物还分成长期,身长一米以内的像奶昔,一米半以内的果香味,成熟型的味道稍显平淡。它们自身或许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便少不了给自己涂脂抹粉,增加调味料的分量。
  第二个信息揭示了它的年龄,它们这些食物以一百年为限,分为儿童、少年、青年、壮年和老年。在北海道,我所遇到的多半是前后两种食物,像今天这块糖果就是少有的甜食,正适合晚餐后的调剂。
  我也尝过一个身长只有二十多厘米的食物,浑身覆盖着细小的绒毛,味道很臊,而且散布着感染型菌体,在我的系统原始设计中是不允许这样的食物进入的,门口的报警装置会用三国语言提示将一这部分剔除掉。
  唯一的例外是这种小东西藏在宠物箱里蒙混过关,否则按照条例的声明,要处以一万日元的罚款。
  说到钱,这是刺激我神经的最大奖励机制之一。食物在我肚子里通过支付系统打入一定金额的乘车费,一段以数字表述的信息会激发我各种潜在的冲动,很多功能会展开运行。夏天开启空调,让我身体具有凉飕飕的快意,也帮助系统本身降温;冬天则开启暖风模式,食物在我胃肠之间加热,我的机油也因此可以更好地发挥作用。

  被告陈述三

  食物的信息继续汇入,我看到了食物的来源途径——它住在哪儿,刚从哪个快捷超市出来进入公交站点等候了多长时间,那一个时间节点上同一个公交系统的网点如何调配资源,它在日新公交株式会社签署的相关协议信息,在发生突发意外的情况下需要备注的联系方式是多少等等,这些信息以数据包的形式抛过来。
  在下一个站点,它没有下车,也没有新的食物进来。北海道就是这样,哪怕是在白天,也不会吃到多少好东西,我就像在荒漠里觅食的秃鹫,总是徘徊在温饱的空洞之中。
  但是这几年我学会了一项技能,那就是从微不足道的食物中吸收尽可能多的食物信息,以此画饼充饥也好,总还算是安抚了一些口腹之欲。
  我分解着其中的数据,一边自己拣选可以吸收的内容,一边也如实地发送给领导层。虽然我并不知道食物链的顶层是怎样的结构,我只管吃我的食物,但是有那么一天,我曾想过假如我是那个看不见的上层生物,每天吃的东西是否也和现在一样。
  唯一确定的是我和那个头顶的指令员有明显的权限落差,我经常受到他的制约:在封路的情况下被迫改变线路行使,在检修阶段被迫提交自己的所有信息,红绿灯的法则由他

  试阅到此结束,如需查看全部内容请购买正版文献。


分数:0 / 人数:0

 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