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关于天空的故事
分类  : 中文原著
作者  : 傲运的创
翻译  : 
出处  : 第一届·京津冀科幻协会联合征文
发表时间: 2022. 1.
发布人 : SFT

备注:



正文:
一段关于天空的故事
傲运的创

  序言
  这是一个关于过去的故事,一段历史,一个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应该铭记的故事。
  第一部分---变革之始
  2030年7月4日深夜--中国西藏
  “小依,你说这样的星空我们以后还能看到吗?”一位十一二岁的男孩躺在草地上,扭过头向身旁的小女孩问道。
  “只要天空没有抛弃我们,就一定可以在某处见到的。”被称为‘小依’的女孩坐在一旁,双手五指交叉放在胸口前,微笑着答道。
  “喂喂,你又来了,都说了让你多看点书,别老信爸妈的。”男孩从草地上坐了起来,没好气地向女孩说道。
  女孩微微一笑,没有接男孩的话,反倒将目光投向了天空,同时伸出右手,仿佛想要触摸什么,“小项哥哥,你说天空到底是什么呢?”
  男孩看女孩没有理会他的话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望向女孩手所伸向的方向,“听老师说天空其实是我们所能看到的宇宙,并不实际存在。”
  女孩摇了摇头,“科学什么的我不懂,但天空是存在的。”
  男孩刚想反驳,可刚看向女孩就跟她的目光对上了,看到女孩眼中闪烁的光芒,男孩嘴边的话停了下来。
  “你难道不愿意相信天空是存在的吗?”女孩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如果对我自己来说的话...那肯定还是想相信的嘛,但是...”男孩的话还没说完,女孩就已经起身了,仿佛只要听到男孩前半句的回答就满意了。
  女孩将手伸了出来,“走吧,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学吧。”
  男孩犹豫了一下,选择握住了女孩的手。
  女孩笑着把男孩拉了起来,拉着男孩向一个方向跑去。
  被拖在后面的男孩看着女孩的背影,嘀咕道:“明明才八岁,就一副大人的样子。”  
  ....
  2040年7月18日晚上--中国北京
    
  又到了放暑假的时候,我走出学校大门,看了一眼天空,随后将目光收了回来。
  我已经二十一岁了,三年前我从西藏考到了北京,就读于中国天际研究院。
  中国天际研究院,是近几年新建设的一所研究院兼大学,致力于研究天空。
  当这所研究院刚放出成立消息时,没人看好它,因为它将自己的研究领域定义为地球的天空,在大家看来,地球天空的潜力已经到了极限。
  但在最近几年,天际研究所接连发表了几项重大研究成果,使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极大的改变,让世界迎来了“空之时代”。
  我很幸运,在我考入天际研究院的时候,它还没发表那么多研究成果,空之时代也没有来临。如果我再晚考一两年,估计要费更多力气吧。
  我来到了一条很长的“道路”旁,这条“道路旁”站着很多人,十分拥挤,但我走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按下了站台上的标有“乘坐”按钮,等待着风车的到来。
  不一会儿,一辆风车便沿着这条贯穿整个北京的“空气流隧道”来到了站台前,它减速下来,从隧道中上升至我的面前,车门自动打开,我走了进去,随后风车又沉入了隧道,开始随着气流向前加速。
  “空气流隧道”便是天际研究院的研究成果之一,最大化地利用天空中的大气流动能量,也就是风的能量,用特定的设施‘蒲公英’引导一定区域的风,使之灌入隧道,形成空气流隧道,使风车这种特殊形状的交通工具能在其中以高速行驶,它在现在也称之为“空道”。
  身为天际研究院的学生,此时我坐的是VIP双人风车,不过此时只有我一个人,如果是普通人坐风车的话得上十人拼一辆大型风车。
  突然风车减速下来了,我瞥了眼行程,还没到我的公寓,看来是另一个人要坐这辆风车了。
  风车停了下来,同时开始上升,到了路面高度后车门打开了,眼前是一个女生,是研究院中的一位后辈,在研讨会上见过她一次。
  她见到我后大吃一惊,“王学长,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您!”
  我先她点了点头,对于她认识我也不感到奇怪。
  她走到风车的后半部分,就在她移开身子的那一瞬间,我的瞳孔一缩,在她的身后,我看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人,尽管好几年没见,但我依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我急忙按下开门按钮,还未待其完全开启,我便跑了出去,但已经找不到小依的身影了。
  “小依..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我自言自语道。
  经过一番寻找,我回到了候车台这边,发现那位后辈好心地在等我回来,没有选择动身离开。
  我坐回了风车,向她表达了歉意,随后不再多言。可能是这位聪明的后辈看出了我状态不太对,也没询问什么,这倒是给了我一份清静。
  风车进入隧道,随着气流不断加速,窗外的景色也无法再被我清晰的捕捉到,只留下一丝残影,我的思绪也跟着这团气流回到了以前那段时光。
  从我记事开始,小依就在我身边了,我和小依是兄妹,准确来说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因为我是被父母领养的,他们对我很好,我也把他们当成我的亲生父母。
  在我六岁时父母把我送去小学,就此之后我发现我很有学习天赋。我本以为小依六岁时也会来学校读书,并一直期待这那一天的到来,因为这样就可以跟小依炫耀很多东西,也有更多时间待在一起了。
  但在我九岁那年,父母没有把小依送来学校,而是让小依留在家中。那是我第一次向他们发脾气,我质问他们为什么不让小依来上学,但他们只是轻轻摸了摸我的头说:“对不起,小项,小依有她要干的事情。”
  小依每天待在家中学习父母教给她的一些关于天空的知识,这些在我看来都是伪科学的知识,但那时的我没有反对什么,因为小依还是小依,我们依然在一起。
  直到2034年,这一年我十五岁,小依十二岁,我要去上高中,回家的日子逐渐减少,如果说每次回家就能和以前一样与小依相处,那倒也没什么,不过就在小依十二岁生日那天过后,小依和我的接触逐渐减少了。
  与其说小依对我变得冷淡了,不如说是小依在克制自己与我接触,我看得出来她也想和我玩,但却每次都刻意回避我。
  我猜是父母对小依说了什么,但父母都闭口不谈,最后我找到小依,问她是不是父母对她说了什么,但小依却哭着对我说:“和他们没关系,这是我的选择,对不起,对不起...”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小依哭,在我印象中小依一直保持着一份神秘优雅感,活泼又开朗,让人安心。在此之后,我再也没问过这件事,我和小依以这种奇怪的关系相处了三年,在2037年,我考上了中国天际研究院,至此与小依分别了。
  最开始的一年,放寒假时我还是回了西藏一趟,但在我回到家中时,却没见到小依,父母说她独自去旅行了,我自然是不相信这话,我和他们吵了一架,自此再也没回去过。
  叮----随着风车到站的提示音响起,我的思绪被拉回到了现在,我向车后的后辈道了别,向公寓楼走去。
  刚才我是不是应该拼尽全力去找小依?错过这一次或许就再也见不到了,还是说我害怕与小依相见...
  到了家中,我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看着外边空中无人机飞驰,巨型飞艇上轮播着一条条广告,似乎整个天空都是五颜六色的,但是仔细一看,天空是灰蒙蒙的。
  就这样度过了几个小时,当我回过神来已经很晚了,我发出命令,灯和窗帘都关上了,我不再去想往事,但脑海中却浮现出另一件烦人的事——那份研究,为什么,明明已经有了正确的公式,有了足够的计算力,但结果永远会发生偏差。
  想着想着,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早上七点半,我的生物钟将我从睡梦中喊醒,我简单洗漱一下后从冰箱拿出面包,吃着面包,我打开了桌上的液晶显示屏,上面显示的是我手机上的消息,“上午九点之前到天一实验室。”
  我早就知道哪怕放假了也不会太清闲,因为现在是研究的关键阶段,不过我感受不到兴奋,因为在一年前,这个研究就已经处在这个“差一点点”的阶段,一年时间,没有任何进展。
  吃完早饭我便前往研究院了,乘上再熟悉不过的风车,看着多彩但又乏味的景象,来到了天际一号实验室。
  还没等我走到门前,就听到内部的咆哮声,明明实验室的隔音效果那么好..随后我走到门前,滴了一声,自动打开了,江教授看到我进来后勉强露出了微笑,“王项,怎么样,有什么灵感吗?”
  我摇了摇头,苦涩地说道:“我还是无法理解,明明所有流体运动的方程都已得出,湍流的问题也已解决,计算机的运算力也达到了那个高度,明明所有可能的因素都已经考虑进去,但为什么依然无法推算大范围的气流运动情况。”说着我不由地握紧了拳头。
  江教授叹了口气,“继续研究吧,或许还有哪个因素我们没考虑进去。”
  研究持续到下午,所有人都还没吃午饭,今天是很重要的一天,因为我们在一年前决定的,如果到今天依然没有进展,那便暂停这项研究,江教授突然开口说道:“好了,感谢这一年来大家的支持,今天以及以后的研究就此画上个句号吧。
  所有人在沉默中陆续离开了实验室,除了我和江教授,待所有人走后,我来到了江教授的旁边,“教授,这不是公司很重视的研究项目吗?”
  “研

  试阅到此结束,如需查看全部内容请购买正版文献。


分数:0 / 人数:0

 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