蚩尤基因
分类  : 中文原著
作者  : 韩松
翻译  : 
出处  : 不存在科幻 公众号
发表时间: 2022. 1.
发布人 : SFT

备注:



正文:
蚩尤基因
韩松

  上篇  杨胜林
  二〇一八年六月十六日,普通的一天,又与寻常不同。丹寨县万达小镇迎来周年镇庆,街上挂满花花绿绿的标语。酒店里也贴出告示,公布活动日程,方便游人参与,包括盛装游行、篝火晚会、斗鸡表演等。
  正是旅游旺季,人手紧张,头天我加班至深夜,没有回县城出租屋住,就在酒店地下室凑合了一会儿。早上五点,我即起床,到餐厅做准备。
  我喜欢这份职业,且对能来万达锦华温泉酒店工作感到满意。这家酒店是二0一七年七月三日开张的,像这座小镇一样,它也是由万达集团援建的扶贫项目。酒店设计为苗族传统的干栏式建筑,在回廊和庭院,琳琅满目摆放了鸟笼、蜡染、铜鼓、芦笙等民族工艺品。硬件则很现代化,中央空调、浴卫、电脑、WIFI、SPA等一应俱全。
  酒店的云府餐厅是一面招牌,早餐供应的苗家风味食物广受欢迎,有酸汤面粉、油茶、血灌汤、辣椒骨、龟凤汤等。七时许,客人陆陆续续前来进餐。看得出来,有包团游的,也有自助游的。丹寨万达小镇建成一年,就成了贵州的网红景点,已吸引五百万海内外游客。在旺季,酒店一房难求。
  就餐客人中,有几名西洋人。他们说的话,我听不懂,却也不似英语,或其他外语。
  八时半,我又被派去跟同事一道,布置会议室。这天有几个重要会议在酒店举行。我负责的是为其中一个会议的嘉宾沏茶倒茶。
  这场会议于九时举行。吃早餐的一些客人也来了,包括那几个外国人。
  酒店接待的客人,其实五花八门,而不仅是游客,比如,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先生昨天就下榻于此,他来检查万达小镇的庆典准备,并商讨与丹寨的下一步合作。这拨开会的客人也别具特色。我听他们有人在讲“宇宙命运共同体”。这是什么意思?
   
  中场茶歇,我站在回廊下休息。有人走过来,是与会者中一个中年男人,戴副眼镜,文弱书生的模样,脸色蜡黄,像生着病。没想到,他是来与我攀谈的。一般而言,客人很少与服务员聊天,他们只是召唤我们做这做那。我有点紧张,但很快镇定下来。
  “你叫杨胜林?”他探头看了看我的胸牌。
  “是。”
  “本地人吗?”他又打量我穿的苗服。平时我不穿。这是酒店工作服。
  “是。”
  “苗族?”
  “是。丹寨人百分之八十是苗族。”
  “工作多久了?”
  “我是实习的,技校学生。”
  “什么技校?”
  “万达技术学院。”
  “噢。”
  “跟酒店一样,也是万达的扶贫项目。”
  “万达真舍得下血本呀。”
  “是。”
  “能来这里上班,不容易吧。”
  “一起的,还有几位同学。但也有去外地的,比如深圳。”
  “你想去深圳吗?”
  “不想。我不会英语。另外,我喜欢丹寨。”
  “丹寨很美啊。”
  “万达让它变得更美了。丹寨原来很小,一支烟就把县城走遍。万达来后,盖了好多新房子。年轻人也有了工作。”
  “今后你想做什么呢?”
  “没别的打算。服务业挺好。”
  “你的家一直在丹寨吗?”
  “不,是搬来的。八岁时,我跟父母从湖南迁到这里。”
  “那你们家,一直在湖南吗?更早在哪儿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是的,此事有时会让我困惑。再早以前,我家在哪里呢?父母也没有说起过。问我话的男人像是陷入沉思。
  “你们开什么会啊?”我问。
  “科幻会。我们是科幻作家。”
  我是农村长大的,家庭条件不好,我十岁就下田种地,读书只到初中,然后去县城上了技校。我也听说过“科幻”,但见到科幻作家,是第一次。我又打量一下这个男人,觉得除了体质不太好,与普通人也没有什么不同。
  “丹寨还有啥好玩的?”他又问,仿佛他来这里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旅游。
  我想了想,说:“有个废弃的水银矿。小时候,我还去那里捉过迷藏。”
   
  会议进入下半场。我添茶水时,注意听他们说话。这些科幻作家,分别来自北京、上海、西安和重庆等大城市。洋人则从美国和加拿大来。一个叫未来事务管理局的机构,把他们组织到了一起。科幻作家与丹寨文联和作协的人举行座谈。他们讲到中国正在经历一次科幻的新繁荣,说这与中华民族复兴的节奏相一致。我以前没有听过有人用这种方式讲话,感到新鲜。他们谈起的另一些事,则让我觉得有些好笑。比如,那个加拿大女作家问,苗族都住在山上,怎么吃水呢?她担心我们没水吃。这太不了解苗族了。这几名外国人,自己待在一起,就说那种奇怪的语言。后来我才知道,这叫克林贡语,是一种假想的外星语。
  科幻作家是万达集团请来的,也属于周年庆典的一部分。但又好像不仅是助兴。为什么要请这么一些奇怪的人来丹寨呢?
  当地干部、作家和学者向他们介绍苗族传统和风俗。县作协主席热情地说:“苗族有很多神话传说,希望你们借用它们,来创作新的科幻小说。”
  科幻作家中那位领头的年轻女人说:“我们这回来,就是要建立国际科幻作家工作坊呀。希望苗族的后代,也能在这儿读到科幻小说。”
  这个短头发的姑娘,长得颇像苗族蜡染上的图画,一眼看去,美不胜收,又颇超脱。她是未来事务管理局的局长。她被任命为万达小镇第四十二任轮值镇长,任期一周。这是万达集团的一个惯例安排,为的是广泛汇聚人脉资源,更好帮扶宣介丹寨。许多名人都当过镇长,有歌星、影星、网红、作家、学者、企业家等。酒店餐厅的墙上,挂着他们的照片。
  后来,我在丹寨微信公号上看到,在排佐村,举行了国际科幻作家工作坊的挂牌仪式。作家们还捐赠了科幻图书。这一刻,我对读到他们写的有关丹寨和苗族的科幻,忽然怀有了莫名的期待。
  
  下篇  杨威利
  我乘坐的飞机在贵阳国际机场着陆。我急切从舷舱看出去,见是一个结构复杂而宏大的航空港,不要说在圣保罗,即便是纽约和洛杉矶,也见不到这样现代化的交通中心。
  我收起一路读的沈从文《边城》英译本,及电子笔记簿。沈从文是湖南苗族,中国最优秀的小说家之一。我试图通过他的眼睛,来看这片神秘而陌生的土地。
  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它是全球一千三百万苗族人的故乡。我要去的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是苗族腹地,保存着苗族最悠久的传统。根据介绍,丹寨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可溯至隋朝,元代始有建置,一九四一年国民政府撤丹江县,其西部并入八寨,取丹江与八寨各一字,称“丹寨”至今。全县人口二十三万,有苗族、汉族、回族、傈僳族等二十二个民族,其中苗族占总人口约百分之八十。
  我憧憬而忐忑地跨出舱门,看到航站楼墙上用汉、苗、英语书写的欢迎文字。苗族也是贵州第一大少数民族。过了海关,见到迎接我的丹寨县政府工作人员阿窕,举着写有我英文和中文名字“Willy Yang”和“杨威利”的牌子。她热情地对我说:“欢迎回到苗乡!”她在我的手臂上扎上一条彩带。这是苗家迎接客人的礼仪。我注意到,她自己的手臂上也扎有同样图案的一条。
  接下来,阿窕带我换乘高速轻轨前往丹寨。列车叫“万达”号,整洁明亮。年轻女服务员身着苗装,微笑盈盈,礼貌周到。我贪看窗外风光。虽然,在国外已见过视频和照片,但身临其境,仍感慨万千。才发现,此地与沈从文描写的湖南苗乡有所差异。我的父亲杨胜林曾生活于此。
  大山,梯田,茶园,错落有致的苗寨,整洁的民族特色建筑。云遮雾绕,阴晴不定。山岭间横铺竖立着红通通的标语。阿窕说,那是鼓舞人们脱贫之后,奔向更美好的生活。列车穿越冗长的隧道,也跨过凌空大桥。我知道,修建这些基础设施,需要很大财政投入。过去几十年,在这颗星球上,只有中国等少数国家办到了。这些桥梁和隧道,不少在半个世纪前就已完工。贵州曾是中国最贫穷省份。但我现在看不到任何料想中的贫困。我在洪都拉斯和墨西哥旅行时见过的贫民窟,这里都没有。
  阿窕是个漂亮的苗族女人,她用英语陪我聊天。她是土生土长的丹寨人,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学习,毕业后回来工作。她说,本可以选择留京,但家乡发展很快,她也想为丹寨做些贡献。
  她向我介绍,百多年前,我们行走的地方,没有公路。后来有了泥石路,从丹寨到贵阳需走七八个小时。柏油路铺好后,还要五六个小时。待高速公路修起,缩短为两小时。高速轻轨则把时间进一步缩短为五十分钟。
  “大山里的出产,就可以方便地运送到世界各地了。地球之外也不成问题——天宫七号空间站上航天员喝的就是我们县出产的丹红茶。”她说。
  “哦。苗族真的都喜欢住在山上吗?”我透过车窗,打量散落在山岭间的民居,想着我在美国听到的关于苗族的传说。
  “喜欢?”她睃我一眼,“倒说不上。苗族的祖先蚩尤,跟黄帝打仗输了。苗族就从北到南、从东到西撤退,万里长征,来到丹寨。苗族是打败仗后,到这儿来的,房子砌在山上,高高的山上,是打败仗留下了教训,怕别人再来打杀。苗族古歌说,战争之后,汉人分到了文字和山河,苗人只好躲进偏远的高山居住,一住几千年了。早年这曾给扶贫搬迁带来困难。很多人不愿意离开祖祖辈辈住惯的土地。你看到现在这些住在山上的人,都是当年拒绝搬迁的。但后来他们反而过上了好日子。这是因为旅游兴起了

  试阅到此结束,如需查看全部内容请购买正版文献。


分数:0 / 人数:0

 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