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域静默
分类  : 中文原著
作者  : 尹俊杰
翻译  : 
出处  : 《科幻世界》2019.10.
发表时间: 2019.10.
发布人 : SFT

备注:

  编后语:这是一篇脚踏大地仰望星空的新人新作,文笔质朴,娓娓道来,却如涓涓细流潜入心底,给人带来不期然而至的触动。故事里的两兄弟选择了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正如我们每个人都延着自己的轨迹一步步前行,在经过岁月流淌的无声打磨后,无论平凡或是伟大,我们都一样归于广阔、深邃的寂静。也许在那样的时刻,我们才能对一切坦然,读懂了自己,也理解了世界,微笑着说一声:这就是生活。
  作者尹俊杰是一位买了四年杂志的老读者,投稿后和不少初次投稿的作者一样,经历了忐忑与期待并存的煎敖阶段,等到上刊消息的时候,隔着屏幕我也能感受到他的开心,不过他表现得更加淡然了。我想,也许人如其文吧,现在的他是不是也享受着那份广域的静默呢?



正文:
广域静默
尹俊杰

  想要手工制作一条划桨小船,需要的不仅仅是力气和技艺,更多的是耐心。
  首先,你需要切割出尺寸合适的龙骨,将龙骨拼接好。在龙骨和尾板都安装好后,围绕着龙骨粘贴层板。这时候,小船的大致结构框架已经显现出来了。接下来就是一个极其耗费耐心的过程。你需要用很窄的木条蒙制船壳,用最集中的注意力对齐每一条松木,直到整个外壳都制作完毕。当然,这还远没有结束。你还要为小船打蜡、上木蜡油,一共需要在一个星期内上三次。完成了这个步骤,你就成功地造出了一艘轻便结实的小船。
  把它推进水里,带上你的划桨,快乐地划船吧。
  当我还是个八岁的孩子时,父亲曾带着我和俊理造过这样一艘小船。我们先跑到新元市里买了木材,包括上好的云杉和松木。我们把它们从市里运到家中(因为飞车没法承载体积这么大的东西,我们只能租了一辆笨重的陆行卡车),在湖边的小屋里组装。俊理和我看着父亲切割龙骨和尾板——我们只能在一旁站着看,这的确是个力气活,而且父亲总是跟我们说:“别动,看着就行了。你们在这儿瞎忙活会伤着自己的。”
  这道工序完成后,就该我们上场了。我们会帮父亲看层板是否完全对齐,在他涂生物复合胶时帮他扶住层板。接着就是制作船壳了,这项工作极其烦琐,我们必须协同合作。这可是一艘不小的船,我站在船头,俊理站在船尾,而父亲站在中间负责保证木条的平齐。我们像是桃园结义的三兄弟一样默契地工作着,也许是父亲指挥得当,我们竟然只用了一个下午外加。一个上午就完成了船壳的制作。之后,父亲叉腰望着做好的半成品,长舒一口气,“基本完成了,再等几天就能下水了。”
  父亲把船拖到室外。安纳克的夏天总是一成不变的万里晴空,父亲回家带来早已准备好的硅氮基涂料,围着船壳用小刷子仔细地涂抹。父亲边刷边回头跟我们说:“其实我应该用木蜡油或者桐油的,但这东西在新元可买不到,我只能用这种非天然的材料代替了。”而我和俊理大多时间都没在看父亲。我们抱起双腿坐在湖边,静静地看着安纳克金黄色的太阳下落,两颗月亮从群山的阴影中逐渐显现出来,为火红色的天空添加了两团浅色的点缀。
  我之所以把这些事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它们几乎构成了我的整个童年。学校离我们家很远,每天我们都要早早地起床,坐上飞车去市里上学。像我们这样农民的孩子确实不多,在自动化农业完全普及的安纳克,纵然它是一颗广为人知的农业星球,但以此为生的人还不到全球总人口的15%。我和俊理几乎没有朋友,所以我们都期盼着放假,在家中休息,或是在田地里无忧无虑地奔跑,追逐那些喷洒药剂的飞行器。
  晴朗的日子,父亲会带着我们一起划船。我们会把制作好的小船拖进湖里,拿起几片桨,带上鱼竿和鱼饵,有时候父亲还会拿上用来打鸭子的气枪。我和俊理会无忧无虑地玩耍,而父亲也开心地陪在一旁,同时小心翼翼地看好我们,防止我们意外受伤。玩累的时候,我们会靠在船尾,而父亲会坐在船头给我们讲些有趣的事。
  父亲讲过很多好玩的东西其中有些甚至成为我和同学们聊天的话题。到现在,我大部分都记不清了,而那个故事却让我一生难忘……
  宁静的春日午后,阳光暖洋洋地照在湖面,俊理和我躺在船尾的层板上,望着天空。父亲的声音舒缓而明亮,“历史上普经有很多强大的海军战舰,比如‘胜利’号[6]、‘宪法’号[7],还有象征着海军发展巅峰的‘联邦日’号[8]。但我今天要给你们讲一艘传奇而平凡的战舰,它虽然一场海战都没打过,但名声却不亚于前面三个。”
  这个话题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坐起来,靠在船壳上盯着父亲。俊理还在躺着,不过我知道,他也在认真听,他只是懒得起来。
  “在遥远的地球时代,有一个强大的国家。而这个国家的政府建造出了我要说的这艘战舰——‘广域静默’号。这艘战舰无比庞大,能够装载许多攻击飞行器,还配备了各种先进的武器。但这是个爱好和平的国家,这艘战舰下水之后很长时间内没有参加过战斗。慢慢地,更多新式战舰被制造出来,‘广域静默’号已经不再是这个国家海军的主力,它变成了一艘无足轻重的战规。”
  我和俊理默默地听着。父亲总是喜欢像这样卖关子,我们着急也没用,更何况,我们还有充足的时间来把这个故事听完。
  “直到有一天,这个国家和另外两个强国爆发了一场激烈的冲突。那两个国家集结了联合海军,发起了战争。这本来会是场势均力敌的战斗,因为这些国家的海军实力都旗鼓相当。但这个国家的主力舰队在不久前被抽调去执行另一项至关重要的任务,敌人趁着他们海军实力空虚,准备一举占得先机。”
  “他们能够前去应敌的战现只有‘广域静默’号和一些小型的护卫舰船。于是,事先取得情报的敌人舰队——抵达就四处寻找广域静默号,想要把它击沉。只要敌人重创了‘广域静默’号。他们就能畅通无阻地向前推进,直抵这个国家的海岸线。敌人动用了当代最强大的侦察手段寻找它,他们查遍了每一座基地、每一个港口,但直到战争结束,敌人也没能找到它。因为它神秘的行踪,敌人无法保证自己的补给线安全,因此敌人不敢派出部队侵略这个国家的领土,也没能再前进一步。直到主力舰队的回归后,敌人才不得不撤军。一场原本宏大的战斗就此化解,而‘广域静默’号也成了不战而胜的英雄。”
  父亲笑了笑,习惯性地瞄了一眼鱼钩的位置,确认是否有鱼上钩。“懊恼的敌人不甘心就此失去机会,人们也想要知道真相。两个月后,当这艘战舰返回港口时,全世界的人都被震惊了。从接到命令起,广域静默号就一直将自己做好伪装,在渺无人迹的大洋深处航行,陪

  试阅到此结束,如需查看全部内容请购买正版文献。


分数:0 / 人数:0

 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