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星国
分类  : 中文原著
作者  : 温
翻译  : 
出处  : 第一届·京津冀科幻协会联合征文
发表时间: 2022. 1.
发布人 : SFT

备注:



正文:
天上的星国


  2008年,在我还只有六岁的时候,我所在的地区发生过一次日全食。
  那时候,“生态”这个词还并未如现在这般被各路报纸媒体提及得如此频繁,人们也很少能意识到头顶的天空理应是什么颜色;在大多数的日子里,灰霾侵袭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太阳孤零零地悬挂在一片惨白之中,像是被人用烟头在纸上烫出的一个洞。四面环山的小城,只有中央一处广场称得上是平坦,每当酷暑三伏,自高天之外倾泻而下的日光反射在砌得还算平整的花岗岩地面,刺得人睁不开双眼。于是盛夏来临,我总要畏缩躲进窗帘与房门的庇护,空调开足马力,以免在烈日蒸腾下也化作一捧灰白。
  但日食的时候,这一切都短暂地被改变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一次日食恰巧降临在生日附近,一年中最为灼热的季节。我仍记得被推着下楼去观赏这据说是“人一辈子也难以得见几次的奇景”,戴着滑稽的墨镜笨拙地抬头仰望天空,踮起脚,因为重心不稳而不时倾斜身体,徒劳地寻找那个镶嵌于白纸之上、平日里傲慢辉煌而不许人直视的空洞。视线循着建筑物方正的棱角在空中绕了几圈后,黑暗袭来。或许是心理作用,周遭叫嚣着的一切霎时间阒然无声,有风自无尽的远方席卷而来,吹干额头上因焦灼等待而渗出的汗水,取而代以温驯的丝丝凉意;那威严而不可侵犯的烈日,自边缘处被撕扯开一个圆形的裂口。于是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微不足道的想法:我想也许我生活在一个矮胖、短颈而细口的壶,太阳就是盖住那壶的帽;如今有人把这帽摘掉了,他黑黢黢的瞳孔正从壶嘴的边缘缓缓移向中心,透过壶口观察坠茵落溷的众生。
  日食结束后的当天难得地下了一场雨,雨水混合着污泥冲刷地面的砂土。晦暗的雨幕中,灰白背景的天空下,有一道火光自太阳的位置滑落,笔直地坠入远处的荒山。巧合的是,正趴在窗玻璃上就着水珠凝结成的雾气写画的我不偏不倚地目睹了这一切,于是冲出家门,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是星星,有一颗星星掉了下来。
  图片
  上世纪八十年代,这里还只是一片山脚下的狭窄村落,变革伊始,追求新知的开化风气尚在徐徐南下,自然也卷不起这儿砖瓦房上的一束茅草。于是当1984年那次有记载的日全食(并没有,我瞎编的)来临之时,人们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惊慌失措者有之,四下奔逃者有之。当天狗吞日的传说终于从老一辈的口中历历传授给刚降生的懵懂婴孩,太阳也终于恢复了它往日的光辉。风波散尽,有人去后山驱赶遗落的羊群,急匆匆地跑回,对见到的第一个人大声宣称:是星星,有一颗星星掉了下来。
  聚拢在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先是那些游手好闲的无事者,继而是那些敏感于任何风吹草动的少年。他也是那群少年中的一员,刚满十六岁,初中肄业,乐此不疲地收

  试阅到此结束,如需查看全部内容请购买正版文献。


分数:0 / 人数:0

 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