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者的生命线
分类  : 中文原著
作者  : 东南季枫
翻译  : 
出处  : 《科幻世界》2020年2期
发表时间: 2020. 2.
发布人 : SFT

备注:



正文:
临终者的生命线
东南季枫
元哲 图

  那天,我打开电脑才五分钟,便遇到了一辈子都不会忘掉的事情。

  1
  我的电脑上有一个美化软件,只要联上了因特网,就能每天自动更换桌面的那种。今天一早,它开机给我推送了新桌面,是宇宙和科幻分类下的一张热门图片。
  电脑屏幕闪烁了一下,桌面自动更新。
  甫一开始,一切就沉浸在几乎是纯黑的宇宙之暗中,极其远的地方,几个代表恒星的光点跃动发光。在图像的正中央,有一艘看起来十分渺小的飞船在无边无际的宇宙中滑行,带出一条缥缈而虚幻的尾迹。
  不过,经过努力地分辨,我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细节:飞船上有个编号,EQ67。
  这是个舷号?
  我的第一反应是《星际迷航》或者《星球大战》系列中某条船的舷号,这类东西在科幻爱好者里非常流行。但是……按照我对这几部作品的了解,这个舷号并不是某条“主角船”的,比如XCV-330、NX-01或者DS-1,而是应该属于一个我不知道的作品。
  EQ67,它会是什么来头?
  这个陌生的代号引起了我的好奇。我打开搜索引擎搜了一下。很奇怪,搜索引擎给出了一堆完全无关的结果,排在前头的都是广告,后边的甚至完全和宇宙飞船之类的东西没有丝毫关联。
  哎?不会是随手一写的舷号吧?但……万一不是呢?
  要知道,找梗可是考据爱好者的一大乐趣。
  反正也没什么事,突然上来的无聊劲儿让我决定搞个究竟。
  点开任务栏,我激活了桌面左下角的科塔娜:“科塔娜,早上好。”
  “早上好!”人工合成的女声传来。
  科塔娜是Win10系统里自带的软件,微软在所有版本的Win10里边都安上了这个会聊天、唱歌和管理电脑的语音助手。因为使用了较为先进的语音合成技术,她可以模拟很多种声线,比一般的那些只会逐字朗读的“语音助手”好很多,可以听出些微的抑扬顿挫来。
  “请帮我搜索一下‘EQ67’。”
  她有这个功能,就是遇到这种指令能帮你在微软自家的“bing网”搜索一下。虽然大多数时候,海外版bing并不会比国内的搜索引擎多出什么有意思的结果,但是我还是指令她干了这事儿。
  或者说,我就期待着这样的结果,然后可以吐槽科塔娜几句,继续开始无聊的摸鱼时间,开始我这一成不变的周末。从白天到晚上,在电脑前无所事事地刷视频、看微博,偶尔打几局玩烂了的游戏,最后在外卖的味道里爬上床睡觉,再去当五天无聊的薪水小偷,从白天到晚上,等着下一个周末的到来。
  生活对我来说就是这样,就像陷入了无限轮回的莫比乌斯之环,我在这名为日常生活的纸带上无限爬行,一步步地走向那个遥远而确定的终点。目标太远,梦想太累,我不是不知道应该努力保持生活的热情和积极态度,但是,那些曾经美好而充满希望的未来,现在怎么会和我有关呢?
  不过,对此我倒是没有什么怨言,就好像对我来说,一切平淡、空虚、无聊和琐碎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科塔娜回话了。
  “已为您找到EQ67,正在为您连线。”
  实话说,我还真得感谢这位努力让自己显得不那么蹩脚的语音助手。

  2
  屏幕上出现了诸多噪点,但是很快不见了。
  随后,我的QQ被打开了,任务栏隐了下去,只剩下桌面上那个深邃而悠远的宇宙,还有一个浮在右侧的对话框。
  QQ对话框的人没有头像,没有邮箱账号或者昵称,界面上什么信息都没有。但是对话就这样进行着。我发现了那个麦克风图标,视频标志则没有在启用状态,显示出这是一个单纯的语音通话。
  嗯?我尝试着操作了一下键盘,没有反应。桌面右下角的任务图标开始一个个减少,最后只剩下时间和日期,连语言栏都不见了。
  就在这个时候,耳机里咯咯地叫了几声,主机箱上的硬盘指示灯开始一个劲儿地闪烁,CPU和显卡的散热风扇开始狂躁地制造噪音。屏幕上彩色的斑点和色块跳跃舞动,随即沉进作为背景的宇宙星空里;紧接着,桌上的音响发出细密的电流声,像是从极远处传来缥缈的风。?
  老天爷,我电脑不会中毒了吧?
  不对!哪有这么邪性的病毒!
  我急忙伸手握住鼠标,想关掉这个怎么看都透着诡异的对话框。
  下一秒,听觉好像被关上了电源,狂转的硬盘和风扇,蜂鸣报警的主机,还有音响里的电流声瞬间消失不见,仿佛它们从未出现过。
  “你好。”有人说。
  视野里,只剩下那个发光的桌面图像。宇宙背景的桌面黑沉而静谧,看不见的星辰之风从一侧吹进来,推动着飞船轻薄而绵长的尾烟,把屏幕分成上下两半,就像在不存在的海洋之上悠行穿梭。
  “你好,有人吗?能听见吗?”
  那个人接着说。是个好听的女声,但总觉得少了一些细微的抑扬顿挫,就像是用A.I.合成出来的一样。感觉年轻了一些……这说话的感觉怎么那么像科塔娜?
  我没有回答,刚才那一连串的激变让我的脑子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银河系碳基机械波语库,无回馈,沟通失败。罗杰舰员,我怀疑你的存储分区里充斥着概率不确定性。”
  的确是科塔娜,是有人调用了科塔娜的语音库在说话,她的声线十分机械,也十分标准,每一个字都字正腔圆,发出的普通话读音准确而清晰,好似从流水线上一个个滚下来的字符块。
  “¥#@&!”接下来的声音有明显的缺损,就像是被隐去了。
  “更不要无意义地发泄情绪,”刚才的“标准普通话”一板一眼地反驳,“舰员罗杰,我不认为你的发泄对解决问题有任何帮助。”
  “好了,罗杰!兰莉卡!现在,把你们嘴里的拉链给我拉上!”这是另一个声调,同样由科塔娜转述,说话的人显然有点愤怒,但他很快就控制好了情绪,“罗杰,你确定用银河系的通用语库有用?”
  “当然,我向你保证,舰长!银河系虽然很偏远,但上边的碳基智慧生命肯定能用他们自己的逻辑理解碳基通用语!”科塔娜用第三种略带些紧张和得意的语气快速诵读,就像是看到自己的小聪明得逞了的年轻人,正喋喋不休地表现自己的灵机一动是多么切中要害。
  “舰长,我读了通信折越节点的量子位,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
  “很抱歉,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刚才那个语调又冒出来了,严肃而着重地强调了一番,科塔娜用平顺而沉稳的方式轻声复述着,就像古板的配音演员给和铁一样坚硬的老男人配音,这位应该就是“舰长”了。
  “罗杰,这是你的第六十七次尝试。每一次你的无谓尝试,都会浪费我们宝贵的概率库。”他停顿了一下,“而概率库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他补充道。
  “兰莉卡,换交流频段试试,用高频电磁波段,或者可见光,没准他们听不见机械波……”
  长久的沉默之后,耳机里传来细微的声音,我听不太懂这位舰长透着重压的自言自语。由科塔娜转述的对话总有一种天生的欺骗性,让你觉得在对面连线的人是一位知性或者跳脱的姑娘。
  但是透过这位的言语,我依旧可以想象到一些场景:就像一个坐在椅子上的老男人,肩膀宽阔,背影坚挺,但如果你悄悄地走近他身边,你就会发现那如同铁板的身体在细微地颤抖。
  “舰长!如果是常见的碳基生命,那么他们星球上充满气体,至少有氧气,还有液态水——毕竟他们的母星肯定是在碳基目的黄金间隔带!我敢说肯定是用介质传递的机械波交流的……折越节点落在一个硅的晶格位上,这玩意儿在这种充满氧气的星球里不可能天然以单质形式存在,我敢百分百保证这一定是智慧生命,而且能为我们提供帮助……”

  3
  罗杰、舰长、兰莉卡,直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听到三个“名字”了,科塔娜也用三种不同的声调在诵读,显得有点儿滑

  试阅到此结束,如需查看全部内容请购买正版文献。


分数:0 / 人数:0

 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