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远镜
分类  : 中文原著
作者  : 微尘
翻译  : 
出处  : 第一届·京津冀科幻协会联合征文
发表时间: 2022. 1.
发布人 : SFT

备注:



正文:
望远镜
微尘

  第一章
  燕京城,一座古老的城市,城内风雪漫天,城外狂风呼啸。
  政府在五环路沿线设置的防风保暖城墙功不可没,虽然除了气象学家之外没人知道它与明代燕京城城墙的区别,但它的两面截然不同,一面常年受十级或以上的大风摧残,另一面只有五环路车祸留下的痕迹。这面墙的存在使燕京城内风力不超过八级——这在这个年代的燕京显得弥足珍贵。
  一辆老式小汽车在五环路缓缓前进。它在那批反物质导弹引爆富士山的那年出厂,所以保留了世纪初流行的流线型外壳,而非现在为抵抗狂风设计的劈尖型,速度大受影响。根据国家小汽车二十五年的使用寿命限制,再过两年它就要强制报废,所以它的主人无心修理损坏的保险杠和左侧的远光灯。
  它原本是红色的,远远看去在风雪中显得雪白,只有发动机上方露出原本的颜色。车轮上安着老式防滑链,它的橡胶材质已经停产。车中载着一对中年夫妻,后备箱里装着各式水果随着路面颠簸。
  它记得五年以前,也是这样的八级大风,当时它的保险杠还没坏,需要的97号汽油也还有卖。它想起那天第一次来到那个小山坡前,现在在车里的那个中年男人走进那个戴帽子的房子,他说自己已经一百二十岁了,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冷的冬天。它想起在无数个星光漫天的夜晚,那个中年男人驾驶着它去找那栋房子,他们在星光下交谈甚欢。它想起过去十来个短暂的秋天,那个中年女人用它将各种时令水果,从墙外运进沉默的五环路土墙——来来往往的车都这么叫它。它记得上一次见到那个房子是上周周末,但帽子已经不见,怎么喊也没有反应,如同被抽了魂一样。它记得今天早上,那个中年女人将所有水果塞进后备箱,它第一次载着水果走出五环路土墙。
  车里正放着广播“为庆祝实现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建国百年目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日前通过……”。
  “水果店不做了?”男人握着方向盘问道。
  “老夏他们没了,货都没得进,怎么做?”女人顿了顿,“那场雪灾,唉,头七那天你记得供点纸钱。”
  红色小汽车找到出口,一头扎进八级大风,头也不回。
  六天以后,在一个名叫安南的川南小镇,微雪散落,草叶、瓦片上凝成片片薄霜。西南联合大学成立十周年的纪念仪式在九十年前建造的大三线工程遗址举行,直到前一天晚上,原燕京大学生物系教授刘洪亮和他的妻子蔡梓楠才赶到这里。会议开始前五分钟,刘教授风尘仆仆地走进会场。
  “在一百一十二年以后,仍然是我们三校,西南联合大学又一次成立。上一次是在国家兴亡中应时而生,这一次是为了我们的生存。所有的学子当为人类之生存而读书……”燕南大学的校党委书记说到兴奋处,忍不住掏出手帕抹去头上的汗水和熔化的雪水。
  刘教授今天穿着灰色的衬衫和一条西裤,条纹领带系的有些松散,一绺头发竖起,头皮上冒着汗珠。他的视线早已不在激昂的书记身上,随风飘向远山,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上一次他露出这个表情,还是在燕京市的一次科创大赛上。那次他作为评委之一,亲眼见证一个12岁的小学生作为一作发表茶多酚与癌症关系的论文。好一个光明磊落!他心想,如果把东西从燕京运过来的时候没有把他家的黄花木椅子放进我的超净工作台,这个党委书记就更伟光正了。
  儿子上一个夏天就住在为他预留的教师宿舍。可他舍不得搬不走的重型设备,更舍不得华清大学的天文台,所以一直在燕京城磨蹭到现在。五年前,当他拿到华清大学的长期通行证后,就成为天文台常客。无数个夜晚,他开着老式红色小轿车前往天文台,在穹顶的空洞中摇动望远镜,捕捉恒星间闪烁的光信号。他有时候会想象:对脑结构的假设,就如同这璀璨的星空,无数星系像脑细胞一样闪烁,行星如微泡载装着化学物质旅行。多彩的星图始终是他研究的灵感。直到一个月前,华清大学天文系携带着天文台设备南迁,两天后,天文台的穹顶被风刮跑,时隔六十年,雪再一次落到天文台石顶。
  他的妻子也不愿走,作为水果店的老板娘,虽然燕南大学的学生在一个又一个夏天南下,但还有些二十多年的老客户留在燕京。直到一个星期前,因为不可抗因素夫妻俩才告别燕京的老朋友,恋恋不舍地南下。
  当他回家,妻子在打开行李,儿子和他聊起了学校的近况。
  “今年开始,联大高考全部采用笔试加面试的考法,这对普通学生也太不公平了吧。”
  刘洪亮撇撇嘴,“学校负责考生的往来交通呢,你来得轻松,可不知道不少人做梦都想搬到这里来。”
  父子俩久别重逢,从学校食堂聊到国际形势,日子如水一般平淡。
  第二章
  磁悬浮列车在桥梁与隧道间疾驰,虽然比三十年前的高铁更昂贵,但速度也不能同日而语。在20年代初气候不算太冷的时候,磁悬浮列车是全国最流行的远行交通工具。战争开始以后国家各方面收紧,列车上常常塞满了军人和各种仪器设备。富士山爆发以后天气越来越冷,经济大受影响,电费也越来越贵,想坐一次车反而没那时那么容易了。列车曾经在战争期间和37年经过两次更新换代,现在付明乘坐的这辆“生存号”就是37年列装的第三代磁悬浮列车,劈尖型外壳抵抗大风,车窗模拟五十年前的飞机外窗,车速500公里每小时。它是现存中国中部最快的交通工具,如煤炭一样稀有,在风雪中带来温暖。
  付明向外看去,车窗外唯有灰白的雪影。灰白的颜色就像第一次去滑雪的时候,他和母亲去燕京看望刚从前线回来的父亲。滑雪场的雪白得发光,如同老式电视机的映像。他的目光却聚焦于灰白的月亮,仿佛月亮上的纹路指引着另一个世界,祖父讲述的古代故事中的那个世界。但现在,窗外的灰白属于现实

  试阅到此结束,如需查看全部内容请购买正版文献。


分数:0 / 人数:0

 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