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月乌战役
分类  : 中文原著
作者  : 莫语谌
翻译  : 
出处  : 第一届·京津冀科幻协会联合征文
发表时间: 2022. 1.
发布人 : SFT

备注:



正文:
毕月乌战役
莫语谌

  一直到再一次告别的时候,庞月都没能明白,陆言希为何会如此嗜好“毕月乌”。他撬开一瓶这种与其原产地同名的饮料,抿一口瓶中微微闪光的深紫色液体,暴烈的苦涩与咸腥气味在口腔中与酒精冲撞,混乱与颓废的气息间杂着直冲头顶而去。他啐了一口,骂着“他妈的神经病”,把酒瓶扔在一旁,一拍桌面,将星舰上挂载的追击弹射向面前刚刚打开的星门。敌舰在薄片状的星门里爆炸,碎片散开像是被斩断一半的烟火。
  回想起陆言希刚刚到他手下报到的时候,织女与河鼓之间那场短暂的争斗还没有拉开序幕。那时陆言希只是一个年轻的新兵蛋子。普通,沉默,说不出脏话,打不开星门。他第一次驾驶星舰穿越自己打开的星门,到达河鼓域边境的驻地时,吐得七荤八素,满地狼藉。庞月与他对接,一脚踹开舱门,看见陆言希正跪在地面上擦拭污垢,面无表情,长叹一声。年轻的眼眉黯然垂下,丝毫不理会上级的到来。
  那之后陆言希每一次穿梭都小心翼翼。他的星舰头尾穿过星门的时间差恰好卡在军队限制的低限,绝不加快也不延迟分毫。庞月似乎拿他毫无办法,或者更加贴切地说,根本没有想过要去管他。而即使常常被其他士兵嘲笑,他也不为所动,只是有时会突然抬头望向天空,悄悄捏一捏拳头。
  那时的陆言希恐怕也难以想象,数年之后自己将和庞月在百万星舰前同行,终于以极快的速度洞穿时空的障碍,直刺向三十光年外的目的地,并就此刻与过去进行一次详谈。而在一次次与同僚告别的过程中,陆言希只知道,在自己进入军队之前,父母从军出征,于一次战役中陨落,只给自己留下一艘装备齐全的星舰,和一处几乎空无一物的住所。加入军队,几乎是自己唯一的出路。而遇见庞月这样一个对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上级,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
  但他永远不会知道,在他自顾自地行事时,庞月有时会看着他,思考如果那一战所点燃的光芒能够落在河鼓的表面,陆言希是否还会保持着他十来岁时的模样,两眼无神,混沌未开,安静得有些呆滞。
  在河鼓域边境值守的数年时间转瞬即逝。陆言希终于决定背着庞月,独自驾驶星舰,离开河鼓域的时候,他已经可以比较熟练地打开短距星门,河鼓域方圆一个秒差距的范围内都已经不再是难以到达的地方。但当他停靠在边境时,眼睁睁地看见一个狭窄的空洞在距自己几百米的位置出现,一艘具有优美曲线的星舰鱼跃而出,像一条银白色的彗尾划过昏暗的宇宙,他放在操作台上的手在剧烈地颤抖。他认得这种外形的星舰,即使她未曾亲眼见过。自从织女与河鼓政府关系僵化,来自织女的星舰已经在河鼓域附近消失了很多年。在此之前,对于很多河鼓人而言,属于织女的“人类历史上最美的星舰”仅仅存在于传说之中。
  那个驾驶星舰的女孩倒毫不在意这些。她稳稳地停在陆言希面前,迅速打开了通讯频道,对着陆言希呆滞的脸不留情面地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简洁的马尾辫晃到身前。她轻声嘀咕着,“现在看门的家伙都那么嫩的吗?”随即清清嗓子,摆出足够礼貌的微笑,直接要求入境旅游。“我什么都没带,你可以上来搜,只要放我进去看看。嗯,我就去看看。”
  陆言希从未遇见过这样的情况。一直以来,请求入境的商队都会选择距离港口较近的通道而不是绕道经过他的面前,前来旅行的私人星舰也会早早地准备好入境凭证,经过简单的安全检查后即可放行。但必须除开一年前那一艘来自五车的星舰。那艘星舰像一个醉鬼,摇摇晃晃地靠近河鼓域,在几乎就要撞上陆言希时,猛地转弯,开始在他面前绕圈。那个戴着宽大帽子、扎着长辫,还拿着一把扇子的古怪家伙,在通讯频道里摇头晃脑满口胡言,说是参透了天机,要给陆言希算一卦,看一看他的未来将如何进行。陆言希死死地盯着醉鬼星舰,手忙脚乱地发送求助信号,生怕这个怪人发现自己不太会使用星舰上搭载的武器,大摇大摆地硬闯星域。很快庞月赶到现场,试图与这个五车人进行交流,这家伙却一抖扇子,站直身体,直直地看向陆言希的眼睛。
  “小伙子,我看你就是那个要当将军、改变宇宙命运的人。”
  庞月立刻调整星舰的姿态,朝着这家伙开了一炮。激光束在星舰的尾部擦过,留下一道明显的印痕,星舰也旋转起来。戴帽子的五车人吓坏了,猛地加速,沿着滑稽的螺旋线,飞快地消失在陆言希面前。陆言希看向通讯频道中庞月的脸,后者的眉头皱成一团,似乎包含着浓烈却未知的怒意。
  但这一次,陆言希决定先不考虑求助。他面对着舰载武器的操作台思索片刻,翻出入境条例,不厌其烦地一条条询问对面的女孩。直到前来换班的星舰远远地闪烁灯光,示意他可以离开,他才连滚带爬地启动星舰,以从未达到过的速度冲向女孩留下的尾影,以至于当星门忽然出现在眼前时也没来得及刹车。他直直地冲进了星门,肠胃里翻江倒海。他强忍着呕吐的欲望,集中精神观察着面前忽然转变的场景,紧急减速,堪堪在女孩的星舰尾部停下。不知为何,当他终于能够松一口气时,他完全呕吐不出来。
  女孩在通讯频道里毫不留情地嘲笑他现在的模样。确实很狼狈,陆言希这么想着,捂着嘴干呕。
  “有点意思。那你跟我去金乌喝酒吧。”女孩说。
  陆言希曾有那么一瞬间后悔自己没有当场拒绝。他看着女孩以足以令他呕出心脏的加速度忽然钻进不知何时出现的星门时,他犹豫了大约三秒。在这三秒间,星门竟飞速收缩,如果他再不行动,他的座驾将被空间的裂痕割碎。
  好吧,那就再来一次。
  短暂的黑暗过后,迎接他的是宏伟壮阔的金乌矿区。作为方圆数百光年内唯一未被王良系统掌握的优质矿区,金乌在短短几年时间内被改造得异常繁华。数以万计各式各样的星舰同时进出,俨然是第二条泛着金属光泽的小行星带在这颗日渐衰老的黄矮星周围绕转。不过,陆言希丝毫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些。矿区工人那些难以计数的庞大星舰将周围的空间堵得水泄不通。他在众多星舰之间谨慎地穿梭减速,竭力将女孩的星舰保持在视线之中。
  女孩却从未打算过照顾他。她灵巧地在缝隙中穿行,稳稳地停泊在一颗行星上的港口里,又大踏步地走进港口旁的酒馆。酒馆里的客人纷纷转头,和她打招呼。他们叫她“秋英”,眼神中充斥着友善的笑意。秋英随意地挥挥手,对着店老板点点头,从前台拿起两只深紫色的酒瓶,推开通往天台的窄窗,身形一闪便钻了进去。
  陆言希尚有些头晕。他踉踉跄跄爬上窗台,在窗框上磕伤了膝盖。痛感驱散了呕吐的想法。他从窗口一跃而出,又险些撞上外边的围栏。秋英“噗嗤”笑出声来,却没动窝,懒懒地在躺椅上舒展身体,过膝的长裙随意地耷拉在躺椅两侧。她左手提起一只酒瓶,右手稍一用力将金属的瓶盖拧下。陆言希看得手心隐隐作痛,但秋英只是将瓶口举到唇边。浓烈的苦味混杂着腥味从瓶口溢出,在陆言希周围停留片刻,便散入狂躁

  试阅到此结束,如需查看全部内容请购买正版文献。


分数:0 / 人数:0

 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