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鲸
分类  : 中文原著
作者  : 南絮
翻译  : 
出处  : 第一届·京津冀科幻协会联合征文
发表时间: 2022. 1.
发布人 : SFT

备注:



正文:
云鲸
南絮

  飞行服内警报灯闪烁,警告声不停。
  “丙号,请注意!丙号,请注意!你已偏离捕猎路线,请迅速矫正航线,请迅速矫正航线!”
  我猛然从梦中惊醒,赶忙将飞行服的自动巡航模式关闭切换回手动模式,本来想趁这二三十分钟的无聊的飞行时间小憩一会,结果又被这身破衣服搅黄了。“烛龙号,我已矫正航线,完毕。”我打开面罩上的遮光板,土卫六橙红色的天空映入眼帘,身边飘过一些不规则的碎云,身下暗黄色的群山绵延,仿佛一幅暖色调的水墨画。
  今天的云层不算稠密,是一个捕猎的好日子。
  “甲、乙、丙、丁、戊、己、庚号请注意,这里是烛龙号,再次重申本次任务,卫星探测到峨眉地区上方出现了当量12曹冲的超大型云鲸,移动速度15公里每小时,同时还监测到距离鲸群西侧23公里处有一片死雨云,请各位务必小心。本次任务非常危险,但是也是一笔大买卖,做成了少说也有十亿人民币,各位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了,龙妈,耳朵都快被你说出茧子了。”我不耐烦的关掉了无线电,继续向着狩猎地点飞去。
  我们是一群偷猎者,我们的猎物是一种叫做云鲸的气态生命体。
  这也是人类第一次见到的外星生命体。之所以叫它们鲸,并不是因为它们长得像地球海洋里的那些鲸鱼,而是因为它们的体积过于庞大仿佛巨鲸一般并且又像云一样没有具体的形状,因此得名云鲸。但是它们又不同于天然的云,因为他们往往有着异常清晰的灰色边界,就好像是有人用一支很钝的铅笔在天空中勾勒出来一样。
  早在本世纪初,“惠更斯号”降落土卫六的时候就拍下来过云鲸的照片,只不过当时的人们还无法理解生命的这种形态,因此它们被当做图像噪声处理而不了了之了。直到后来“万户号”载人飞船登录土卫六后,人们才真正认识到了云鲸的存在。起初,云鲸只是被用来做科学研究,直到后来的一次实验事故,一位科研人员意外吸入了极少量云鲸后,昏睡了三天三夜,人们才意外的发现云鲸是一种良好的麻醉剂并且持续使用的话还会使人类上瘾,据说它使人产生的快感远超目前已知的任何一种毒品。地球各国政府在知道这件事之后,便严格限制对云鲸的捕捉,这样便给了我们这些偷猎者巨大的商机。在黑市上,一曹冲云鲸可以最少卖到1.75亿人民币,足够一个正常人活好几辈子。
  一股强气流突然吹过,我猛地在空中打了一个转,赶忙挥动了几下羽翼保持住了平衡。我看了看导航仪,导航显示我距离目标空域还有57公里,而鲸群的达到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我便再次将飞行服切换回自动巡航模式,思绪回到了之前的梦境中。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梦见那个神秘的女孩。每每合上双眼,便有云雾袭来,眼前出现了一个我不知道名字的小湖,湖面像镜子一般光洁,倒映着一棵白杨树和那女孩的脸庞。女孩轻靠着树,闭着双眼,一片绿叶缓缓落下,扰乱了这片宁静。她睁开双眸,淡蓝的瞳孔映衬着天空,微风摆弄着她洁白的裙边。
  她伸出手,如云一般轻柔,望着我,又像夜空群星般深情,“你来了”。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张着嘴可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女孩笑了,仿佛阳光洒在了层云上。我向她跑去,可是只迈出了一步,突然团团黑雾从四周涌出,像蛇一样将我环绕。“等等!”我嘶吼着,视野慢慢模糊,女孩还是看着我,笑着,也消失着。梦境便就此中止。
  第一次梦到那个女孩还是在地球上,自从到达土卫六之后梦到她的次数便越发频繁,“烛龙”号上的随舰医生和我说这可能是因为在猎捕过程中不小心吸入云鲸麻痹神经所产生的幻觉,便给我开了一些药,但是效果却不是那么明显。
  “滴滴滴,舰长叫,请接入母舰频道一。”“又是什么事”我咕哝了一句,再次打开了无线电母舰频道。“什么事啊,龙妈?”“丙号请注意,卫星监测到云鲸出现子群分离倾向,位置空域在你和庚号的狩猎范围内,鉴于你的飞行服有便携式压缩装置,庚号将会协助你进行子群捕捉。”
  “知道了,龙妈,你把子鲸群的逃逸路线发我终端上。还有其他事吗?没事我挂了。”
  “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不!要!叫!我!龙!妈!你一个三四十的大叔,好意思叫我一个美少女妈妈?”
  “啪”的一声母舰频道被挂断了。
  “诶呦呦,年纪不大,火气还不小。”我关闭了无线电,打开了我的移动导航终端。系统显示目前距离目标空域还有23公里,此时一条红色的弧线出现在了我的屏幕上,这是“烛龙号”发送的逃逸路线。“糟糕,这个路线和死雨云挨得有点近。”死雨,是土卫六上一种特殊的天气现象,由于土卫六表面温度极低,其上的甲烷和地球上的水一样处于液态,形成了湖泊海洋,当然也包括降“雨”。但是由于我们飞行时的高度过高,这些甲烷还没有来得及融化成液态,而是和大气中的凝结核一起形成了锋利如刀刃的固态结合体,在极低温度下,这些固体物质坚硬到足以切开宇航级金属,更别说我这小小的飞行服。我心里暗暗叫苦,不由得想起了我们中国人的一句老话“富贵险中求”。
  “滴滴滴,庚号叫,请接入私人频道三。”
  “喂,小庚,怎么了?”
  “也没有什么事情,丙哥。就是舰长她让我多和你聊聊天,她说她怕你又睡过去,把咱们这单搅黄了。”
  庚号是一个刚刚入道的耿直男孩,脑子比较直,有啥说啥。我心想,如果“龙妈”知道庚号把她的原话一五一十的说给我听的话,是不是得亲自手刃了他。
  “明白,放心吧,小庚,你丙哥我可是捕猎老手。这到嘴的肥肉怎么可能会让它跑掉?说起来,这是你第几次出任务?”
  “嗯...我想想,应该是第三次,不过执行子群捕捉还是头一次。”
  “明白,子群捕捉其实和正常的捕猎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别

  试阅到此结束,如需查看全部内容请购买正版文献。


分数:0 / 人数:0

 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