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答案的航程
分类  : 中文原著
作者  : 韩松
翻译  : 
出处  : 
发表时间:         
发布人 : SFT

备注:



正文:
没有答案的航程
韩松

  生物
  生物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不再记得以前的事情。它躺在一个不大的房间里面,房间是半圆形的,周围是洁白的金属墙。一端有一个紧闭的门,另一端是窗户,透过它能看见室外群星森然密布。正对着窗户不远,是三张紧挨的皮制座椅,上面空空的,一尘不染。生物努力站起来,觉得全身骨架生疼,于是它心中浮起一个意象:曾几何时,一共有三个生物,就坐在这椅上,一言不发久而又久地观看那闪亮的星空。但这个意象,显得遥远陌生得很,并且转瞬就落花流水一般散失掉了。生物便向自己发问:这是什么地方?我是谁?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会来到这里?……
  它还没把所有的问题问完,便听见身后发出响动。它便紧张地回头来观看,见那扇闭着的门吱呀地打开,门边站着另一个物类。那后来者看见生物,面上有说不清楚的种种表情。这时生物便听到室中嗡嗡响起一种声音,它惊讶地听清了是“你好”这个音节,而它竟是门边的那家伙发出的。生物迟疑了一下,感到自己被不由自主所主宰,便也回应道:“你好。”这声音又使它们都吃了一惊,原来它们都会说话呀,而且这个不假思索脱口便出的语言,竟然是同一种呢。生物便判断它和对面那个个体是属于一个门类,因此,生物推断从它的模样上,也便能反映自己的形象:五官集中在一个脑袋上,有一个脖子,两手两腿,直立行走,穿着灰色的连裤服。生物因此开始重新认识了自己。
  这种形象有些熟悉,但生物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使它非常不安,它在心里称后来者为“同类”。
  跟下来,生物飞快跟同类进行了熟识。它才知道,原来同类也失却了记忆。自然地,它们有了同病相怜、同种相亲的感觉,亦便立即讨论了目前的处境。显而易见,这种讨论根本无效,头脑里供参考的背景知识一去不返。很快它们就累了,生物和同类便不安已极,怔怔地看着白色的四壁,任凭星宿从窗外流过……时间逝去了。同类突然叫出声来:“喂,我们是在一艘宇宙飞船上!”生物循着这叫声,在几条隐蔽的脑沟中畏畏缩缩拾回一点似曾相识的东西,宇宙飞船、发射……好像是这么回事。“我们可能是这艘飞船的乘员。”它便也说,为零星记忆的恢复感到鼓舞。
  在这种鼓舞之下,便作了如下假设:它们驾驶这艘飞船,从某个地点出发,去执行一次使命。中途发生的某种不测使它们昏迷,在这段昏迷中它们失去了记忆。飞船现仍在航行途中,可是出了什么事呢?它们的智力之流至此再一次阻绝。另外一个思虑倒升将出来:飞船上就它们两个吗?就不约而同去看那三张座椅。不错,房间内的座椅的确是三张。生物和同类梦游般移到了它们跟前,然后小心地欠身坐了下去。这椅子分明是按照它们这种物类的体型来制作的,可是到处找不到操纵手柄和仪表盘之类的布局。它们相视一眼,觉得世界的奇怪,便格格地笑出声来,却又突然止住笑声。它们想到其实并不了解对方,亦不明身处之境。这时,星光以很佳的角度攒射在生物眼帘中,像无数的鱼儿竞身投入饥饿的池塘,召唤起驾驶的冲动,只是它和同类都忘记如何操纵这艘飞船了。它们仔细地体会着沁入骨髓的惊懔和恐惧。
  第三张座椅空着。
  还有第三者。

  第三者
  生物便说:“喂,得赶快找到第三者。”同类说:“如果它还能记起一些什么就好了。”生物说:“哪怕它也失去了记忆,我们三个在一起互相提醒,也许要好一些。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么。”同类说:“这话很有意思。它是什么意思?你想起它来了。”生物腼腆地笑笑,它也不记得这句话的来历。同类又说:“可是它看见我们会吃惊么?”生物说:“我想它也在找我们呢。”
  于是开始在船舱内到处寻找第三者。它们知道肯定能找到它,因为有第三张座椅嘛!
  这是生物和同类的首度合作,它们的配合竟是相当默契的。因而,它们都很惊喜地看看对方,心想,在出事前,它们就一定是一对好搭档(这是一个回忆的线索).世界的确不大,很快就走遍了旮旮旯旯,结果鬼影也没发现一个。这一点是可以打赌的。它们不放心,又寻了一遍,结果如前。可是,为什么要设第三张座椅呢?四周静无声息,一种阴森不祥的气氛开始笼罩生物和同类,但它们还没有由衷地感到阴森,因为它们沉浸在唯一的收获中。

  试阅到此结束,如需查看全部内容请购买正版文献。

分数:0 / 人数:0

 短评